:俞飞鸿&徐静蕾:为什么过了40依旧选择不结婚

漫漫看综艺节目 2019-01-06 13:39:09

  

:俞飞鸿&徐静蕾:为什么过了40依旧选择不结婚?

  这还是源于作家沈嘉柯在微博上分享的一组截图,称“俞飞鸿真是老男人的照妖镜,谁照谁露丑,许知远冯唐窦文涛已经挑战失败。”

  就因为她没有结婚没有小孩?说到底人们还是认为,唯有结婚生子才能成就一个完整的女人,才是拯救女人的唯一出路。

  讲真,大部分人并没有看过那期节目,单单凭借这几张截图,就给冯唐和窦文涛戴上了“直男癌”的帽子。

  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”,我们的父母尚且还保留着中国传统思想、理念。年纪大了,被催婚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:你不结婚,将来怎么办?你老了谁来照顾你?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当父母的感受?

  很多人说,俞飞鸿最大的魅力不是美,而是那种从不随波逐流的淡然。深知自己想要什么,不会被欲望所淹没。

  你问她,女性到底要不要结婚,要不要生孩子?老徐的回答是:“我根本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呀”。

  节目中,作为大龄未婚女青年代表之一的老徐“放飞自我”,大聊婚姻、爱情、冷冻卵子的线岁女人的成熟与睿智。

  但她也不是不婚主义者,只是觉得自己愿意干嘛就干嘛。你想要结婚,你觉得结婚幸福,她会恭喜你。

  很多所谓的标准,在你认同它的时候才是枷锁。当你不在意时,它就什么都不是,或者只是个笑话。

  这一热搜上去,全网继而又开始为俞女神打call,甚至把她立为“女人不婚”的一座牌坊。

  有的时候,我们把爱情夸得太大了,其实,不是光有爱情就可以充实你的整个人生的。人生可以说很长,也可以说很短,里面包容的东西很多,除去爱情,还有亲情,还有友情。

  人们乐于在她身上强加诸多猜测与想象。面对质疑,俞飞鸿只采取:不理会。对她来说:男人,从来不是她拓宽生命维度的方式。

  而她在节目中强调过:我不是独身主义者,我也不是不婚主义者,我的状态只不过我没结婚,我只是说我并没有那么着急,去选择说,我到什么年龄,我就必须要有一个实际的婚姻。

  坦然、从容地接受自己的一切,不在意得失。年近半百,美丽、有才华,业界名声极好,却是未婚。

  再早之前,已经淡出公众视线的老徐,参加了访谈节目《圆桌派》回归到大众视野。

  很年轻的时候我就知道,所有的绚烂终归要归于平淡。如果你能享受平淡,那有没有绚烂过、或者什么时候绚烂,都不再是一种压力。”

  当年的“四大花旦”,如今人生发展各异。但大家会说赵薇生活美满,章子怡升级做了妈妈,周迅也找到了爱情结了婚,很少有人说活得这么自由洒脱的老徐是人生赢家。

  新瓶装旧酒,大家真正在意的问题无外乎:女人能不能不结婚?能不能不对大龄单身人士投以不友好的目光?

  先不说冯唐,作为《铿锵三人行》的铁粉,真替窦文涛感到委屈。虽然他经常自嘲是“直男癌”,但熟悉他的观众也知道这只不过是他习惯了“扮猪吃老虎”罢了。

  在她看来,从情感上自己不需要保障,经济上更不需要保障,女人做自己和男人无关。如果结婚只是为了生孩子,那结不结婚又有什么关系。

  当男人们在质疑俞飞鸿这么多年不结婚是否不正常,俞飞鸿则自信从容应对:单身和结婚都只是一种状态,觉得哪种状态更舒服,就处在哪个阶段。

  可婚姻是人生必需品吗?不结婚、没恋爱就是失败的人生?追求幸福的道路,难道不是多条的吗?

  所以,我不会把爱情放得那么大。但是,我也不会放弃对爱情本身最简单最纯真的追求。

  看似在演艺事业上的不上心,实则却是在遵从自己内心的坚持。接戏很慎重也很低产,却愿意为每个角色掏空自己。为拍出心目中喜爱的故事不顾一切。历经十年自导自演《爱有来生》。

  讲真,[年纪大了不结婚]始终是个逃不开的话题,尤其对于女性而言,更是一个相当尴尬的问题。

  在上一辈的婚姻观里,到了一定年纪就该结婚、生子。但是,以世俗的标准评判,结完婚,很快就会有人催你生孩子,生完一个还不够,很快又会被催生二胎。理由是别人到了你这个年龄几乎都有了。她们的语气带着指责和不容反驳。

  演艺圈是个格外残忍的圈子,人人自危,惶恐自己过气。总想趁着还有热度时,尽可能多接戏,让青春和美貌赶紧变现。

  作为主持人,确实需要去问一些大众所好奇的问题,毕竟也要为提升节目收视率考虑。

  说到底,我们首先是做自己,然后才是别人的儿子/女儿、伴侣。为了别人的感受而活着,那就本末倒置了。当然不是说,你不需要去考虑别人,而是说,只有我们自己感到快乐,才会给别人带去快乐。所以,结婚或者不结婚,你首先考虑的应该是自己。

  说到结婚,窦文涛在节目中提及:现在很多年轻人找不到结婚的理由。据他观察,着急结婚的一般都是女生, 男的都不怎么着急,那男生会在什么情况下答应和女生结婚呢?

  安全感来自于内心的平静和圆满,来自于自我的强大和丰盛。她说:“我关心的是我的生活,我的心境,我有没有成长。

  90年代末,中国的电影、电视剧刚刚市场化,大家都拼命赚钱。演员的工作规范还不完善,经常连轴转。“完全没有在创作的感觉了,只是在机械性重复劳动,我必须要停下来,找回创作的感觉。”

  说到底,每个人过自己觉得高兴的生活就行,没必要拿自己当成标准去评价别人,也没必要拿别人的标准来评价自己。